2007.05.24  中國時報
    台灣女婿布魯諾從黑手黨老大變牧師
    ◎強尼

    布魯諾(Bruno Caporrimo)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人生竟會跟遙遠的台灣發生這麼密切的關聯;他從未想過,人生的下半場,上帝派給他的使命是向華人傳福音;剛在台灣眾教會巡迴分享的布魯諾聲音已近乎沙啞,但說起自己戲劇化的人生轉折,仍然激動興奮。 

    今年66歲的布魯諾出生在義大利西西里島,父親是個成功的商人,從小家境富裕,但不幸遇上二次世界大戰,一家人雖因躲在山洞裡生活了3年,苟全性命於亂世,但是戰爭奪去了全家的財富,傷心的父親帶著一家人到美國重新打拚。

    到美國後,父母親竟相繼過世,讓布魯諾的青春期陷入傍惶,當時他連英文都還不會講,但因大哥到軍中服役、大姊嫁人,家中經濟重責落在布魯諾身上,他在工廠裡做工,內心充滿痛苦和不安,「我恨這個家、恨這個國家,覺得自己的青春完全被剝奪了。」

    人生出現巨大變動

    內心空虛、與社會脫節的他,在老鄉的介紹下加入「黑手黨」,從此開始在紐約混幫派的生活。吸毒、豪賭、淫亂、恐嚇、詐欺,「什麼壞事都做,」「積極參與」幫派生活讓布魯諾的江湖地位扶搖直上,成了紐約赫赫有名的「珠寶大亨」,黑幫要「喬」事情,布魯諾說了算。

    其間還發生一件很有趣的事,「你覺得席維斯.史特龍是英雄嗎?」布魯諾一笑:「在我看來,嗯,恐怕不是哦。」同為義大利利裔,史特龍常去布魯諾「圍事」的義大利餐館。某次,史特龍「搖擺」進場,正好遇到餐廳裡有人在火拚,大英雄趕忙躲在桌子下,此情此景,布魯諾看個正著,就出手把他附近的黑道打跑了,避免史特龍被波及,「所以事後史特龍講,我可是救了他一命呢。」布魯諾說,史特龍要把布魯諾精采的一生故事拍成電影,預計2008年發行,「不知道裡面會不會有這一段呢?」布魯諾笑了起來。

    道上生活看來威風八面,但布魯諾卻漸漸厭了,「我常問自己:『到底是誰?』但總沒有答案,心裡非常痛苦。」有一天,他的餐廳出現了個不速之客,一位年輕的傳道人竟大剌剌地跟這位黑幫老大說:「你是罪人,你要悔改」,這傢伙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說我是罪人?」布魯諾把傳教士揈了出去,卻不知道就在那天晚上,他的人生出現了巨大的變動。

    承認自己有罪之後……

    當晚,布魯諾若無其事地要妻子到街上去幫他取回古柯鹼,沒想到妻子竟出了大車禍,很快地失去生命跡象。急救的過程花了10萬美元,妻子走後,布魯諾無力償還,決定付之一賭。3天後他置身拉斯維加斯,手氣好翻了,一夜贏了6萬美元,心想還差一點,一位熟識的紐約黑手黨兄弟過來報他「明牌」,要他押某某球隊,說已經喬好了,萬無一失,布魯諾把贏來的6萬全部賭上,還融資加碼,「結果我慘賠9萬美金」。

    走投無路的布魯諾第一次發現自己的確不能夠再這樣生活下去,想起那位傳教士說自己是個罪人,「是的,我真是罪人。」他跪下來,一個人在家裡尋找上帝。就在他口裡承認自己是個罪人的同時,布魯諾感覺到整個房間的空氣都不一樣了,一陣暖風吹過,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釋放和舒坦,「前半生的罪惡感、自卑感、驕傲,被那位愛我極深的神給挪去了。」他發現自己浸潤在滂沱淚水中3個小時不止。

    第二天,布魯諾去找他的哥哥喬伊,跟他說:「老哥,我現在是位重生的基督徒了,」「你瘋啦!」哥哥一拳正中他鼻樑,「我沒有回手,」布魯諾說,這讓老哥大大驚訝,因為過去兄弟間有什麼事都是「拳頭」解決,「好幾次我們倆打得雙雙掛彩,一起送醫」,結果這回布魯諾竟然可以不還手,老哥覺得很稀奇。

    不過,雖然布魯諾耐住性子沒打回去,心裡卻還是非常氣,回家禱告時竟跟上帝說,別再讓他跟哥哥打交道了,「我恨這個人。」說也奇怪,這話剛落口,突然聽到一個聲音,布魯諾轉頭一看,本來好端端放在桌上的《聖經》竟掉落地面,他走過去拾起,低頭一看,經文正好落在〈約翰一書〉3章15節:「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殺人的。」布魯諾心裡一驚,知道這是上帝要對他說的話:「心裡有恨的就如同殺人,」已經決定完全脫離黑手黨的他當然不願意再活在罪中,只有更深地求上帝拿走他心裡那忿忿不平的情緒;其實一個人有了信仰後,要在心思意念和行為上有良好的表現,是需要時間的。

    截然不同的人生下半場

    信主之後的布魯諾開始大發熱心傳教,還跑到賭城去發福音單張,結果被警察制止,「他們說我是在擾亂秩序,」布魯諾大笑:「妳想想,以前我是黑手黨的時候,警察沒管我,現在我站在賭場門口安靜地發傳單,竟然違法,這個世界啊……」笑聲轉成了嘆息。

    布魯諾持續在拉斯維加斯傳教6年,「在這裡,我見到太多深陷謊言、生活被蹂躪、靈魂失喪的人,許多人帶著發財夢來到拉斯維加斯,但99%的人會輸錢,贏錢的那1%,也只是暫時的勝利,最後還是會發現輸了,」輸了金錢也輸了自己的人生,毒癮、酗酒、破產、憂鬱、自殺、婚姻破碎,「這裡有太多遊民和傷心的人需要福音。」

    布魯諾記得,有一次他在賭城參加一個名人歡迎會,當場冠蓋雲集,他站在一位衣著豪華的女士身旁,女士親切問他從事什麼行業,布魯諾含笑回應:「我老爸擁有這裡的一切。」女士以為她遇到「大尾」的人了,益發顯得熱情以對;布魯諾給了這位女士福音單張,女士一看氣得撕碎了擲向他;幾天後,布魯諾在賭城附近散發食物,這個區域是在賭城輸得精光後變成遊民的人的集中地,當布魯諾遞出一分三明治給一位女士時,他看見了一雙熟悉的眼神
    那人正是將傳單撕了丟向布魯諾的女士;她在這幾天裡輸光了所有的財產,先生把她趕出家門,女士說:「我已經失去了一切,如果真有上帝,祂為什麼這樣對我?」語氣悲涼又氣憤。

    布魯諾當場向她說,不是上帝如此,是許多謊言和錯誤的價值觀造成人們的貪戀(covet),因而沉迷於『賭博』。」他說,按《聖經》的教導,人應該吃勞碌掙來的飯,但投機和僥倖心卻讓人想要不勞而獲,「中國有2億人口嗜賭,美國有1800萬人在迷賭的深淵中,想想這位前幾天還風光、之後卻落魄至此的女士吧,可憐又可悲的人啊,這世界沒有靠賭久安的翻身之道。」

    為華人福音奔走

    雖然在內華達州這些年,布魯諾有許多神奇的經歷,但內心深處,他一直想要回義大利傳福音,他是義大利人,這樣的想法似乎也很自然,沒想到上帝給他的卻是未曾想過的使命:走向華人。一開始,有人介紹他認識一位在美國的華裔牧師,布魯諾跟他有很好的搭配,開始向加州附近的華人傳福音;5年後,布魯諾動了再婚的念頭,他為自己的婚姻連續禱告了30天:「請給我一位華人妻子」,因為他知道自己未來人生的路將為華人福音奔走,「我想有家庭生活做為我的支持。」

    陳炫琪來自台灣,信仰虔敬。當布魯諾在那位華人牧師家見到她的第一眼就感覺「娶妻當如是」;不久,陳炫琪要返回台灣探望重病的父親,布魯諾受牧師之託送她到機場,就在當下向她求婚,連同第一次的驚鴻一瞥,那是他們第3次碰面。

    陳炫琪當時沒有心情,也覺得突兀,只對布魯諾說:「我家很重視學歷,我不可能嫁給沒有博士學位的人。」話裡勸退意味很明顯,布魯諾還是把戒指給了她,並說請她回台灣後多想想他的求婚,如果實在無法接受,「回美國時再把戒指還給我無妨。」

    另一方面,這位黑手黨大哥開始拚學歷,陳炫琪看見布魯諾的全力以赴,兩人開始交往並一同為華人、特別是台灣與中國的福音事工努力。在如願娶得陳炫琪為妻之前的多年交往期間,「我們連親吻都未曾,最親密只到牽手,」布魯諾說發乎情、止乎神的道,「因為我們尊重彼此,珍惜未來的婚姻關係,絕不踰矩。」

    從1995年成為「台灣的女婿」之後,布魯諾將主要的工作重心都放在華人身上,每年都回台灣,「南北走透透,不知走了多少次了,」陳炫琪說,他們希望在台灣成立門徒訓練中心,現在正在找地;說到台灣,布魯諾竟然掉下了眼淚:「我一生走過2、30個國家,從沒有看過像台灣這麼特別的,上帝真的愛台灣,美好的計畫要實現。」

    沒有無救之人

    布魯諾說自己過去從沒有想過會跟一位台灣女子結婚,當然也沒有想過自己的人生會被上帝如此使用去服事一個他過去並不熟悉的族裔,為此感到極深極大的祝福與幸福;他說自己與莉迪雅(陳炫琪)的婚姻就像是「醋與油的結合,」這兩樣東西看來似乎差異很大,但是一旦調和,「就成了絕佳的沙拉醬,口味非常棒﹗」

    布魯諾從一位義大利黑手黨大哥變成為華人福音事奉的牧師,足跡遍布華人所在之地,行了許多不可思議的醫治和預言奇事;他的生命和婚姻故事充滿美妙神奇的經歷,套句布魯諾常掛在口頭上的話:「如果上帝連我這種人都可以救得起來,誰不能得救?」

    附帶提一句,上帝也並未忘記布魯諾要為義大利同胞做點什麼的心意。某天,一位義大利廣播網董事長突然從義大利打電話給布魯諾,邀請他為電台錄製義大利語的福音廣播節目,在義大利全境播出;布魯諾興奮極了:「我人雖不能去,但可以透過廣播節目,將福音帶給6100萬的義大利民眾,瞧,上帝做事夠有創意吧!」(布魯諾與陳炫琪的網站:http://echipministry.com)

leaves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