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的說 
現在看到的「滿文原檔」中某頁已經遺失,現有的是影印版
而民國51年參與攝影的人,在民國60年化名指控故宮侵占國寶
當時的圖書文獻處長因此自請處分....

以下是原報導

追查消失「女屍圖」 掀出故宮恩仇錄
 更新日期:2007/04/03 05:09 記者: 曾薏蘋、李維菁/台北報導
三十多年前,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重要文獻《滿文原檔》中的「女屍圖」有如人間蒸發,突然消失,已故滿文專家李學智曾為文批評故宮「侵吞國寶」,讓故宮相關人士憤恨不平。 

三十多年後,這樁無頭公案仍然無解,昨日拜訪故宮的來賓滿族協會祕書長廣定遠卻指控已故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滿文專家李學智偷了「女屍圖」,讓這段公案扯上故宮過去的一段恩怨,真相如何卻更難解。

李學智曾批評故宮侵吞國寶

滿族協會祕書長廣定遠昨天直指:「『女屍圖』是李學智偷的!」故宮圖書文獻處處長馮明珠也附和:「這也是昌公(已故故宮圖書文獻處處長昌彼得)的懷疑,只是不敢說出來!」

廣定遠表示,台灣懂滿文的人不多,除了他父親廣祿,李學智是其一。父親當時是立委,要進故宮協助研究不難,但那時李學智常假借他父親名義,進出故宮台中霧峰北溝倉庫,李學智可能因此從裡面帶出不少國寶,政府應查清楚。「看得懂滿文的人不多,李學智很清楚『女屍圖』的內容及價值。」

國民黨立委李慶安及郭素春,昨天與中華民國滿族協會理事長佟光英、精通滿文的廣定遠等人,前往故宮了解破損的翠玉白菜及《滿文原檔》中遺失的一葉(等於兩頁)「女屍圖」,意外扯出三十多年前一段教授「盜寶」疑雲。

馮明珠拿著故宮整理的〈關於舊滿州檔事件報告〉說,民國五十八年,故宮經管理委員會通過,將運到台灣的舊滿州檔四十大本整理影印出版,因為是滿州入關前的舊檔,是研究早期滿州史實及滿州語文重要文獻資料,出版後深獲好評。

當事人均過世恐成無頭公案

不料,六十年十一月,李學智開始撰文抨擊,並指《舊滿州檔》有一葉不見了,是故宮「侵吞國寶」,並致函故宮調查追責。故宮調查發現,圖書文獻處檢查發現,送出去的文獻有一葉真的消失了。據故宮圖書文獻處報告指出,故宮運台的文物都有裝箱清冊登載,《舊滿州檔》一書從五十四年故宮成立,五十七年增設團書文獻處,多次辦理移交,都點查無誤。

五十八年故宮影印此書時,因為識滿文者很少,為防止印刷廠製版、並版出錯,拆線及攝影前打上葉碼,還派專人監護,每天提取及歸庫,由司庫人員逐葉驗收,都有紀錄可查。今天檢查葉碼,發現並無缺號,顯然影印時還沒有遺失。

此外,檢查故宮在台北成立後的開箱紀錄,五十五年日本知名的東洋文庫神田信夫、岡田英弘及松村潤來故宮閱覽,當時並未拆線,且有旁人照料不可能失散。馮明珠說:「這三個日本人,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故宮往前追查發現,五十一年間,故宮成立前身,曾答應中國東亞學術研究計畫委員會請求,派李學智及張秋濤帶顯微攝影機到北溝,把《舊滿州檔》攝製顯微底片,當時拍攝時,把四十本檔冊拆線,由於監護工作者早已過世,如何拍照已無紀錄可查。

馮明珠指出,這組底片曾由故宮聯合管理處與中國東亞學術研究計畫委員會訂辦法規範,檔冊底片由東亞學會保管以供研究,版權仍歸故宮所有。

昌彼得自請處分 學者盜寶成謎

故宮〈關於舊滿州檔事件報告〉記載,六十年十月二十八日出版的《新聞天地》刊有李學智化名「羅孝埼」發表的〈追查清開國檔案下落〉一文,指故宮影印《舊滿州檔》遺失一葉,是「侵吞國寶」。故宮為了追查真相,兩次發函東亞學術計畫研究委員會,催借此書底片,核對是否如李學智所說,真有遺失一葉「女屍圖」,卻遲遲沒有下文;隔年再發函催借,還是無所獲。

當時圖書文獻處處長昌彼得被迫當面向東亞學會代主委馬漢寶情商時,馬表示,這些底片早為李學智據有,但李不肯交出,所以無法答覆。由於無法證據確鑿抓到「雅賊」,昌彼得只好自請處分。

〈關於舊滿州檔事件報告〉指明,不懂滿文的人根本看不出「女屍圖」的重要性,沒有必要侵占,李學智的指控顯然是污衊。只是當時報告沒有點名,李學智就是他們懷疑的對象,直到昨天立委拜訪故宮,廣定遠問馮明珠:「誰第一個告訴你們女屍圖不見的?」馮答:「李學智」。廣定遠即斬釘截鐵:「是李學智偷的!」

昨會議結束,故宮人員陸續離開會場,還不時聽到有員工竊竊私語:「應該還給昌公公道!」這個小插曲挑起故宮工作人員「隱忍」三十多年的質疑,只是當事人陸續過世,李學智也已往生,這樁塵封已久的無頭公案,更難找出真正答案。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0402/4/cdpq.html

創作者介紹

撒姆爾紀事

leaves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