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秒鐘的關心

1994年6月,我十八年的好友湯姆。史金諾因為急性白血病突然間去世了。自此之後,我沒有一天不想念他。
他去世以後,許多了解我們關係密切的朋友都以不同方式來安慰我,但我感到特別有趣的一點是,他們的安慰都不超過十秒鐘,接著話題就會轉換,而在大部分的情況下,他們安慰我時,也是最後一次提到他的名字。
人們常常希望能佔據湯姆多一點時間,可不是一兩個人,而是數以百計的人。老實說,許多希望佔據你一些時間的人,並不特別關心你這個人。我並不是責怪他們,而是單純地想指出,你生命中大部分的人對你的關心大概只會維持十秒鐘,之後就各自過活了,只有少數人會參加你的葬禮,更不用說要為你的身故而落淚了。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我們都在拚命向前跑。下次當某人要求你拚命向前跑、滿足其期待時,你最好先問問自己:「當我死的時候,這個人真的會想念我嗎?」

最近在看一本書,男人的七個季節-生命里程的重要指南〔學園出版〕
以上是其中一個小節的內容(希望不會違反著作權)


最近雖然常感到寂寞
但其實並不是身邊的朋友的關係
而是出在自己與人之間的疏離感吧

以前在花蓮教會的時候
常有一種經驗
就是看到教會有新朋友來時
會本著一股責任心跟熱誠去跟他說說話
但是當自我介紹完畢,講了幾句話之後
如果找不到話題後就會開始想從那裡逃開
這是對於陌生人的疏離

但是即使是教會中的朋友
很可能大家一週才見一次面,或者更少
在看見他們時,心裡是真的很高興,想要跟朋友說說話
但是那只是溫度維持久一點的差別而已
當談完正事,聊完近況,分享完最近的情報後
大家就又開始想從中逃開
去尋找下一個談話對象
如果對方竟然滔滔不絕地講下去,似乎不打算停止時
我們潛意識就會開始想說
嘿man~我已經在你身上花了該花的時間了,現在該是去找下一個的時候了,我可是還有很多朋友該去關心的呢。
於是眼光開始亂飄,回答開始簡短,避免帶出新的話題
事實上,接下來對話的目的,就是找機會結束這場對話

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
以前我不曉得
但如今我有點明白
那是我因為在靠近之前,就已經設定了彼此間的距離跟關係
疏離感,讓我們害怕自己或對方越過了所定的界線
這種現象甚至會發生在,應該最親近的人身上
我還記得有次跟媽媽講話時,突然覺得應該去抱抱她
我印象很深刻,她下意識往後退,似乎嚇了一跳似的

不管是陌生人,普通朋友,好朋友,或是我們認為的最知心的朋友
是不是都會有這種現象呢

我心裡是渴望靠近的
但我卻
靠近了,然後想逃開

究竟是因為害怕
害怕去面對預期外的更深關係
還是
我根本不曾真的關心眼前的這個人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avescat 的頭像
leavescat

撒姆爾紀事

leaves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eavescat
  • 首先,十秒鐘的關心是我用一段書中的話當引言<br />
    想不想念並不是這篇的重點,也不是我所在意的<br />
    作者也清楚說了:<br />
    「我並不是責怪他們,而是單純地想指出,你生命中大部分的人對你的<br />
    關心大概只會維持十秒鐘。」<br />
    也許這是誇張的說法,但從中要讓我們思索的是:<br />
    你生命的大部分時間,花在誰的身上?<br />
    是真正關心你的的家人,妻子,兒女,知心朋友?<br />
    還是逼你加班的老闆,邀約玩樂的朋友,或是網路上的帥哥美女?<br />
    <br />
    但這也還不是我寫這篇的原因<br />
    我只是想說”十秒鐘關心”現象<br />
    一樣發生在我身上<br />
    他讓我發覺了,潛伏在我身上的「疏離感」<br />
  • rocherly
  • 或許你說的沒有錯<br />
    在潛意識裡,人往往已經為身邊其他人設定了界線<br />
    而這些看不見的界線,可能就是所謂的疏離感<br />
    一旦這個界線要往前移動了,便會有一定程度的危機感<br />
    「這個人即將闖入我的世界,他想要做什麼?會發生什麼?」<br />
    有些人樂於去探索,有些人卻選擇遲疑<br />
    <br />
    我大概是有點矛盾吧!因為背負著很多奇怪的包袱......<br />
    <br />
    而<br />
    如果是慢慢的移動<br />
    或許我也能漸漸的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