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兩週跑回花蓮
在回程一個人坐火車的路上
才發覺我的旅行是現在才開始的

不想理會它是如何轉變觀光城市的
我只想一個人坐在海灘

靜靜的 什麼都不想的 看著眼前的大海
看海浪反覆拍打岸邊

原來 旅行對我來說最珍貴的
是這樣的發呆時光
讓海浪捲走紛擾的思緒
讓嗅覺、聽覺、視覺、觸覺 都變的這麼簡單
讓靈魂從斗室中抽離出來 躍入眼前的大海

有生以來突然發現 這竟是如此的美好的事

彷彿看到時間隨著海流而去的樣子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時間的邂逅

原來
旅行是為了抽離自己
讓軀殼留在原本不會在那的地方
讓心飄到半空

在暫停對自我的控制後

突然發覺
似乎 初次「感覺」到自己
不憑著感官、不藉著情緒
就這樣 彷彿
第一次看到自己


原來
抽離自己的意義是

為了找到自己
創作者介紹

撒姆爾紀事

leaves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