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菁桐的區間車穿梭在山林之間。
比起東部幹線,山谷和岩壁簡直像貼在臉上,只是被冷氣與玻璃窗隔開了,感覺像搭著時光列車深入蠻荒森林。不過顯然旁邊的這一家六口完全沒有這樣的興奮感,四個女兒從國中到國小就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大概三歲的小弟弟跟姐姐們一樣長得很清秀,都跟媽媽-完全不像!生育這麼多兒女顯然一定要有健壯的體格,這位媽媽您辛苦了,祝您母親節快樂。
 
大華到十分間似乎有方便的步道可以走,在黃昏下的氣氛還挺不錯;望古跟嶺腳則是極簡車站,沒有商家,感覺也沒有站長;上週才來的平溪,這次換個角度從火車上向下望老街,層層疊疊的很有趣;這段路的住家與商家已經跟鐵道融在一起了吧,火車未到前,大家可以任意的跨越鐵道跟嬉戲;終點的菁桐車站號稱是保存最完整的日式木製車站,別有一番風味...如果沒有這麼多人跟店家的話!假日的喧囂完全掩蓋了那份古意,逛完一圈,買張黑白明信片,就搭著下一班車回頭了。
 
到了嶺腳想要找路去看油桐花(完全沒有詳盡計畫),剛好有位熱心的中年男子正在對偶遇的遊客介紹他們當地的特色,在相隔不到百呎的距離就有4、5座橋,從古到今,有些都已經腐朽斷毀,都是基隆河在此交會轉彎的結果,不但將附近的生活切成好幾塊,也造就了奇特的內八字型岩石河床(其實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順道問他要怎麼走去看油桐花(因為我從網上得來的資訊說要近觀油桐花的話,可以走嶺腳到十分這段路)中年男子說可以沿著鐵路走,還順道告訴我們(加上旁邊的遊客)車站附近還有一棟建築,是當初蓋總統府的建築師蓋的,但實際去看覺得還好,跟台南的古蹟差不多啊。
 
開始我的鐵道探險之旅。路旁向下的小徑加上水聲,對於探險者來講通常都會有著奇妙的魔力,小徑下有著廢棄的遊樂園入口,再往下就看見一片垂直的大岩壁,伴隨著傾洩而下的一道瀑布,被淹沒的遊樂園遺跡,周圍蠻荒的樹木、藤蔓與蕨類,跟簡潔無暇的瀑布,交織成一幅神秘的景象。
 
離開那地,繼續往鐵道走,我誤會以為旁邊一直有步道,結果走進山邊的農家家中,遇見一對老夫婦,老先生的牙齒讓他講話很漏風,他也不太能夠理解跟表達,但還是努力的要跟我說話,透過旁邊的老太太告訴我,原來前面並沒有步道可以過去,前面的山洞只有鐵路的通道,我還不死心的想要走公路,但是當然被阻止了,剛剛的熱心中年人也是這麼說,沿著鐵道走大概2公里,公路大概4.7公里,重點是路上只有車,沒有住家,也沒有特別的景觀。
 
但是本人本著冒險犯難的精神,跟出來就是要運動啊~這樣的想法,看著遠方公路一處處的油桐花(看起來很近啊)就天真地走下去了;用腳走過才知道,難怪山谷可以隔開不同的生活區域,用看的跟用走的,根本是天壤之別啊~走到一半,繞到了另一邊的山頭,再次被路旁的小徑吸引下去,本想放棄乾脆走河岸邊回去好了,但是得涉水而過到河的另一邊,後來還是算了。路上雖然有經過幾棵桐樹,但是在馬路邊只有被壓扁的花朵,跟抬頭也望不見的花,這段路程應該是我要用來考驗自己的意志跟耐心用的;迎面的車子接踵而來,前方的路又不知還有多長,走到最後讓人不由得懷疑,我到底是誰,為什麼我跟這是世界的人都不一樣?我為什麼要做這種特立獨行的事。
 
還是遠方的火車給了我希望,讓我相信車站就在前方,終於在天黑前到達了望古車站。一上車就累的睡著了。睡到車子到了菁桐,又再回程經過十分車站時,車長告訴兩位年輕的小姐說,等下可以到車頭,他會關前方車燈讓她們可以看螢火蟲,稍微恢復精神了的我,立刻就完全清醒地也去湊熱鬧;真的沒想到在火車上也可以看到螢火蟲,車掌說今天不夠熱,所以不多,但真的經過某些路段,將前方的燈關掉,就可以看見在前方跟兩旁草叢中一盞一盞的螢火飛舞,不過真的要選好角度,並且貼著玻璃,把後方車廂的光害擋住,才看的清楚,等到我看見的時候已經快結束了,但總算是有看到;並且聽到旁邊的兩位男子從菁桐沿著鐵路走到十分,才知道-原來可以這樣走啊,不過要閃火車就是了,天黑千萬不要走,因為火車會關燈。
 
接下來的回程,就在「如何教導律法與福音」的閱讀中度過了。那又是一段,不亞於菁桐之旅的豐富旅程了。
創作者介紹

撒姆爾紀事

leavesc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